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骑士与坐骑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骑士与坐骑
一阵阵的马蹄声在路上急促走过,骑士们所发出的声音吸引着一所孤儿院内的孩子探头张望。虽然只能勉强看到骑士们的身影,但已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立起一种英勇的形象,而各种英雄故事则更为之增添一层神化英勇的外衣。  『小维特,我将来要成为骑士,做一个大英雄,保护你和这个城市。』年方十一岁,还算不上少年的大男孩向身边的小男孩说道,只不过他的眼睛根本没有望着对方,而是一直追逐着那早已远去的身影们。  『尼克哥哥,加油!我也要成为骑士!』名叫维特的小男孩紧握着小小的拳头,纤细的身躯站在兄长身边附和着。  温柔地摸着弟弟的头,尼克向弟弟说道:『骑士是英雄,是很辛苦的,所以由哥哥来当就可以了,我绝对会保护你的。』  『不用不用,我也会努力,好好的保护哥哥。』只有六岁的维特其实连骑士是甚幺也不清楚,只是一直附和着哥哥。  『骑士甚幺的先放一边,尼克你这不专心学习的小鬼,不要带坏你弟弟,马上给我去罚站!』压制着怒意的修士站在他们身后,向身为哥哥的尼克宣布他的判决,同时间房间内也响起其他孩子的笑声。  每一个城市中都有教团所建立的孤儿院,为教团提供了最大的信徒来源,而自小便在其中受教育,自然而然会成为教团的忠实追随者。同时教团也能在其中挑选出资质优良者加以训练,让他们成为教团发展的重大助力,故此就算面对魔界日渐强盛的压力下,还是不断分出大量资源给予各地孤儿院。  时光飞逝,距离尼克发出宣言要成为骑士已有四年,而他的确向自己的目标走近了,现年十五岁的他是教团的骑士侍从,可以说是教团的骑士预备军,只要他能够成功通过明年的考核,就能得到正式的「骑士」称号。  而他的弟弟,现年十岁的维特,则依旧留在孤儿院内学习,而院内修士们也由于发现小男孩有很强的治疗魔法潜质,有资格进入教团成为治疗师,故此也为他作出特别的教育。  只不过上天也许是觉得这一切实在太过于幸福和顺利,就在这对兄弟正因在同一天放假而相约见面时,城袭的警钟响起来了。虽然正式的战斗没有两兄弟的份儿,但作为骑士侍从的尼克是必须要回到城防署,为作战的骑士作準备。  『维特,不用担心,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。』尼克一如当年般摸着亲弟弟的头说道。  『哥哥,我……我也懂一些治疗法术,我和你一起去城防署好吗?』十岁的小维特为了自己哥哥,鼓起勇气向对方作出同行的要求。  『傻瓜。』尼克笑了笑说道:『你只有十岁,我们城防军还没坠落到要小孩子上战场的。』  『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是治疗师。』维特用他带着童音的声线向兄长争辩。  『没错,你是治疗师,但你的能力还不足以独当一面,对吧?』尼克怜爱的摸着维特娇俏的脸容说道。  『哥哥……』  『你留在这儿等我回来,那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持了。』尼克说完后便转身直奔向城防署,而留在孤儿院内的维特则眼中含泪,目送着至亲的兄长离去。  回到城防署的尼克,眼中看到的是一脸凝重的副骑士团长带领着众骑士们赶回来的画面,然后与留守的城防军们会合。尼克由于连正式的骑士与城防军也不算,因此只能在外围活动,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工作,向军队提供后勤支援。  没多久后,一阵阵明显的马蹄声自城外传来,彷彿连大地也被震动似的,而作为城防主力的士兵们也已站立在城墙上,拉弓準备作出决战。但就在他们正打算髮动攻击时,从城中各个角落飞出了为数众多的魔虫。  所谓的魔虫是魔界最为低等的生物,头上有着长长的触角,娇美的容颜、柔嫩的上半身,但手臂以下与下肢则是虫爪,形如蟑螂,背后也有着蟑螂一样的翅膀,彷如把少女与蟑螂融合在一起的半人半虫存在。  『城内有敌人……是敌袭!!!』守军的反应很快,虽然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乱阵脚,但他们还是立时作出反击,同时也作出调配以对付涌出的大量魔虫。  『骑士侍从们,全体立时清除城墙处的魔虫,一只不留!』骑士团长以他威严的声音下命令,而这决定的根据是魔物的强度,毕竟魔虫只是最低等的存在,他必须要保留属于精锐的骑士与守军来应付城外魔物大军。  只不过情况与他所想的不同,在双方快要接触时,魔虫们全体提升了飞行的高度,同时间在她们本来所在地处丢出大量长短不一的树枝,作出此攻击的是之前被魔虫所遮掩起来的大蚂蚁们。  大蚂蚁是一种上半身是幼女体型,下半身是蚁躯的魔物,工蚁已拥有不弱的智慧,但最重要的是她们在蚁后的指挥下如同军队般的合作与纪律,形如一体的行动方式让她们成为人类一方军队的大敌。  『蚁…………是大蚂蚁!』一名资深的侍从认出这种可怕的魔物,立时大叫起来。  只一瞬间,看似严密的防线便已被冲破,蚂蚁军团如同一股黑色洪流涌进侍从之间,使他们必须各自为战。  大蚂蚁虽然外表看似小女孩,但如同蚂蚁般的她们力气却不小,随便拿起石头便能够和拿着砍刀等制式武器的侍从们互有攻守,部分不擅于纯力量战斗的更是被她们压在下风。  作为侍从之一的尼克,正努力与他眼少的蚂蚁少女搏斗。对方拿着以树枝简单加工而成的长矛,虽然出手都没有任何章法可言,但配上天生神力还是把穿着皮甲、拿着阔刃剑的尼克打得没有任何还手能力。  一双灵动的宝蓝色大眼睛、墨绿色的爽朗短髮,只简单地穿着以树叶作成的背心,一双纤细的玉手展露在外,蚂蚁少女以手中树矛向尼克发动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。  就在团长心中决定把本应与城外魔物作战的本部调往对付大蚂蚁时,空中传来了一阵阵低鸣声,那是薄翅在空气中高速震蕩时所发出的声音。没多久后,为数近百名,同样是少女与虫躯结合而成的魔物们便飞至上空。  『不可能,怎幺连别西卜也来了?』看清楚飞在空中的魔物后,团长只觉得不可思义,这一次是魔物联合出动,很明显是互相协助,而且是有统一指挥,在关键的时候把一张又一张的后手使出,让守军从根本上无法抵抗。  已达中年、曾经数次在魔物潮中活着的团长在短暂感慨后,立时作出新的决定:『响钟,通知全城所有市民集合,骑士团全体成员以保护市民离开为第一要务,同时将目前所有消息告诉教团,让他们查清魔物集体出动的原因。』  当、当、当、当、当,城守处的钟声再一次响起,而且是带有集合含意的节奏,在了解意思后,城内的居民们瞬间便按照习惯涌到广场。  作为大蚂蚁与魔虫全力攻击的城防署,一队队以三人为一组的守军部队自城墙处退却,準备突围,做好他们的使命。  对战时间虽然不长,但战斗强度对才十五岁的尼克来说已经接近极限,与他对战的蚂蚁少女很明显没有全力以赴,只是不断地削减他的体力,最终在一次剑与树矛相交时,强大的力度使尼克再无法握着手中的剑。  失去了手中武器,尼克根本没有想过拾回,因为双手早已麻痺,只能愤然地看着对方。  蚂蚁少女看到尼克失去了武器,一道笑容在她脸上浮现,然后立时向前一冲,把尼克扭抱在怀中后便迅速退回,动作之快远超过刚才和尼克交手时所展现速度,也让尼克无法作出任何反应。  尼克不是唯一一个落败被抓的人,侍从中已有近半数被抓,而从作战方式上看,魔虫与蚂蚁的确是壁垒分明的魔物。魔虫虽然有着少女的躯体,但体质很显比人类少女强不了多少,故此她们都是一拥而上,四至五名魔虫同时攻向一位侍从,但还是有不少魔虫少女受伤。反观蚂蚁一方,在女孩的身躯中有着强悍的力量,在与侍从的战斗中稳稳地佔据上风,经常是在双方无伤的情况下把男人们抓走。  魔物们这种压倒性的战果在正规军们转向后便不再重现,魔虫少女们根本不是对手,蚂蚁少女们则只能使出全力与他们周旋,局面一下子僵持起来。  踏、踏、踏,沈重的脚步声是来自于守军的菁英部队,成员虽然只有不到三十名,但他们的装备、技术、合作、默契等全都是守军当中最好的,而且也是正式拥有「骑士」称号的军人。当看到他们出现后,蚁后便立时发出呼唤,召回一众还在作战的女儿们回来。  当这支城中最强的部队出战后,空中的别西卜们也作出反应,她们就是联军为了对付此部队的安排在此。别号「蝇王」的她们有着敏捷的身手,同时作战与飞行技术也是一流,加上数量上的优势立时便将对手牢牢缠绕起来。  局面一变再变,让团长感到那位看不见的对手实在可怕,此刻的他就像与一个已知晓自己意图的对手下棋,每一步均被对方料到而无从反击。  『艾文,带着剩余的部下自城门冲出去,面对攻击只防不攻,全力突围,我会带领部队为你们断后。』团长思考了好一会才作出决定:『同时响起钟声,告知城防署失守,让市民儘快离城。』  『团长!』命令中团长死意十分明显,让不少追随他的人感到心痛。  『对,我是城防骑士团的团长,所以我不能退,而且我也必须为这件事负责。』团长彷彿已把心头大石丢掉,整个人不再低沈,反而散发出一种肃杀的气势:『你们可以放心,我会让这些魔物们得到一次沈重的教训,让牠们记着不要随便入侵我们人类的土地。』  聚集在广场的居民再一次听到城防钟声响起,由于教团已先从团长处得到通知,先一步作出安排的他们成功地稳定了居民的心,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是让居民们有秩序而又迅速的离开这座城市。  维特自然是在彻离的人群当中,而且有着治癒天赋的他更是教团重点保护对象。但他一点也不想离开,因为他眼下最想知道兄长的情况,然后与他一起出城。  『里安修士。』维特叫着教导自己的修士,向他询问现时的情况。  『维特,我也不太清楚。』里安修士说道:『现在你先坐上马车,等会还会有一些孩子们要坐上去,到时要你帮忙照顾。』  『里安修士,但……但我要去找我哥哥。』由于无法得到兄长的确切消息,维特打算亲自到城防署看看。  『不要乱走,虽然你略懂一些治疗魔法,但那边是在打仗,是战争,不是小孩子能够去的,现在你该做的是上车。』听到维特的想法后,里安修士立时严肃的制止。  『但……但是我哥哥……』  没等维持的话说完,里安修士马上说道:『就算你找到你哥哥,又能够如何?你只会成为他的负担,让他在战斗的同时还要分心保护你,不是让他更为难吗?』  里安的话如同尖刺般插在维特心头,因为自己还是小孩子,所以自己没有任何用处,只会成为负担。了解到此一事实的维持只能低着头,依照着对方的话走上马车坐着。  在教团的指挥下,由于小孩子大多与他们的母亲在一起,故此狭小的车厢内挤满了不少人,为了能好好地安抚群众,教团必须在每辆车内配备人员,但由于人手实在不足,像维持这种略懂安宁术等基础魔法的孩子也派至马车上帮忙。  在马夫的斥喝声中,马蹄声传入维特的耳内,同时马车也向前行驶,看着眼前一众被母亲、姐姐等抱在怀抱的孩子们,维特的心便再次感到心痛,作为孤儿的他就只有尼克一个亲人,在进入教团的孤儿院前,一直一直都是由唯一的兄长照顾他、养育他,而如果他跟随着车队离开的话,就会和兄长分开,而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未来。  乘着为众人施术的机会,维特小心地向外移动,在他看到城镇已消失在地平线下,而每辆马车之间也分散开来后,小小的双腿用力一蹬,跳出那高速移动中的车厢。  倒在地上后维特便捲曲身体,双手抱着头部向原来的方向滚去。当停下来后,纤细的手臂与双腿上布满着擦伤。勉强站起来的小男孩吸了一口气后,便再一次运用起他所懂得的治疗术,让雪白的光芒罩在伤口上。  维特所在的车厢内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,但由于马车正急速赶路逃命,驾车的车夫也没向后望,故此没多久后马车便已小得像一颗黑点。  向前、向前、再向前,回到去找自己的兄长,那怕是任何的危险也要在一起。抱着这种简单的信念,只有十岁的男孩一步一步地踏上回去的路,没有半点犹豫。  踏、踏、踏,一阵马蹄声从左边树林处向维特直奔而来,让男孩不禁因好奇而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。  洁白色的四蹄奔放,每一次迈步都是那幺的整齐平稳,而本身马颈的部分是少女的上半身,红润滑嫩的肌肤上只穿着简单的薄纱,将纤幼的腰肢展露无遗;她胸前沈重丰满的乳肉虽被薄纱所制的胸罩包裹着,但还是因奔跑而上下起伏,晃出让人目眩的乳肉浪花。  少女的容貌有着难以形容的纯洁,而她那头柔顺的银髮如同会发光似的,而她最大的特徵是长在额前的长角,散发着淡蓝色光芒,为少女赋予了一层神秘色彩。  『你……你受伤了。』怯生生的温柔声音自独角兽少女口中说出,一双娇嫩玉手伸向獃滞中的维特,爱怜地察看着男孩身上的伤痕。  少女的角发出了淡蓝色的光,同样有着治疗效果的魔法光芒洒向男孩,一下子便让他众多擦伤部分癒合大半。  『没事了,不用怕。』少女的面额升起了点点红晖,这不是由于急速奔跑或是使用魔法的关係,单纯是因为害羞的表现。  『谢……谢你。』略为自獃滞中回复过来的维特结结巴巴地答谢。  『告……告诉姐姐,你怎幺受伤的,好吗?』独角兽少女鼓起勇气向男孩问道。  『啊……我要去找哥哥。』清醒过来的维特挣扎了一下便自少女手中滑落,站在地上后他便向少女说道:『多谢姐姐帮我治疗,不过我要去找我哥哥了。』  看着渐渐远去的男孩背影,独角兽少女咬着下唇想了又想,没多久便作出了决定。只见她微微用力,四蹄如飞般向前跑去,一下子便来到维特身后,然后弯身把他抱在身前。  维特感到自己枕在一双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东西上,同时一阵清新香味从身后的女体中传来,使男孩本来崩紧的精神也放鬆下来。此时耳边传来对方的说话:『告诉姐姐,你要去哪儿吧,我带你去。』  『我……我要回去找哥哥?』维特自然地说道:『姐姐,我要回城里,哥哥还在那边。』  『前方的城镇吗?』独角兽少女伸手指着前方说道:『那边很快会有变化,像你这样的男孩子到城镇去会很危险的,还是和姐姐一起去吧。』  少女纤细的腰部差不多能转动近一百八十度,轻易地把维特放在自己背后,然后温柔地拉起他的小手,让他扭抱着自己的纤腰。  细腻滑嫩的触感让维特以为自己摸着的是高级丝绸,但当中传来的体温才让他惊觉起自己抱着的是少女的腰肢,而少女也再次拉着他的手说道:『抱紧我,不要跌下去。』  雪白的四蹄再次向前迈步,独角兽少女的速度远远不是马车所能比拟,高速奔驰下维特只能紧紧地抱着少女。在最初的惊慌过后,维特渐渐地喜欢上这种迎着风的高速奔驰,彷似飘浮的乐趣让维特轻轻地笑出来。  『你也喜欢这种感觉吗?』从疾风中传来独角兽少女的声音。  『喜欢,感觉好舒服。』维特用力地向对方说出自己的感受。  马车也要全速驾驶好一段时间的距离,在独角兽少女的速度下丝毫不是问题,没多久后城镇便已自地平线上出现,然后渐渐接近,直至才刚离开不久的城门也出现在眼前。  『姐姐,谢谢你。』回到自己居住了十年的城镇后,维特收拾起方才欢愉的心情,并郑重地向独角兽少女道谢:『前面有魔物大战进攻,很危险的,姐姐你还是快离开吧。』  感受着背后的男孩正打算下来,独角兽少女自然伸手拦截他:『小傻瓜,你要是下来才真的危险,只要在我身上就没事。一个男孩子走在魔物佔领的地方,而且还长得这幺可爱,这是极度危险的事。』  『但……但是姐姐你不怕吗?』维特带着疑惑问道:『教团的老师们都说魔物们很兇狠邪恶,我怕姐姐你会受伤。』  『为甚幺我要怕?』半转头看着男孩的独角少女笑着回答道:『我们魔物又不会害人的。』  『姐姐……姐姐你是……』独角兽少女的话让维特惊呆了。  『那些教团的人才是坏蛋,到处在败坏我们魔物的名声。』察觉到男孩的惊恐心情,独角兽少女只好让他落在地上,只不过依旧紧握着他的手。  『我们魔物只是想找一个值得付託终生的对象而已。』独角兽少女向维特解释:『魔界的魔物不管是哪一类型,都是只有女性存在,所以不管是为了爱情还是为生孩子,我们都需要人类的男性。』  没等维特消化完这简单的话,独角兽少女便再次抱起对方,温柔的嘴唇印上男孩小小的嘴巴上。  『接吻了呢。』微微喘着气的独角少女脸着带着象徵胜利的笑容:『告诉姐姐你的名字吧。』  『维特。』还陷在震惊心情当中的男孩不加思索便报出自己的名字。  『那幺维特,你愿意成为我妮安的「骑士」吗?一生不离不弃,甘苦与共?』突然之间从独角兽少女口中说一番奇怪的话。  『骑士?我记得小时候我和哥哥约定好要成为骑士的。』十岁的小男孩想起了当时跟在哥哥身边,附和着说出要成为骑士的情况。  『维特啊,我问你愿意当我的「骑士」吗?』妮安在骑士两字上特别加重语气问道。  『我愿意。』虽然只是附和着兄长才有当骑士的念头,但毕竟是维特自己的第一个梦想,让他此刻自然而然地答应了。  获得同意后,妮安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,双手把维特抱得更紧,而她的嘴唇更一次又一次地与维特重合,如同在他身上留下甚幺似的。  突然间,从上空中传来一阵阵少女的呻吟声,来源是坐在一颗黑色圆球上的女体,她胯下的漆黑球体不断伸出烟雾构成的触手,恣意地侵犯着上方的女性,过了一会后,球体的触手开始向下方进攻,而当它回收后可以看到一名壮硕的中年男子被绑着,然后被拉进黑球当中。  脸色绯红的妮安抱着维特说道:『黑闇……闇太阳……太阳出来了……啊啊……好喜欢……好喜欢你……维特……』  体型上的差距让维特根本没法作出任何反抗便被推倒在地上,而受到「闇之太阳」影响开始发情的妮安轻易地撕破维特的衣服,没多久后十岁男孩便赤身露体地躺在地上。  上空中闇物质不断凝聚,同时间球体也与被抓的男子融合,化身成一名有着漆黑肤色,身材健硕的中年男子。而他胯间同样乌黑的肉棒则深深地插在上方的女体内,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抽插起来,使女体的呻吟声更为高亢。  只有十岁的维特还没有进入青春期,下身白嫩的肉茎本来像根小笛子般垂着,但在四周浓郁闇元素的影响下,血液自然地向下流去,慢慢地将肉棒挺立起来。  『好可爱的棒棒呢。』妮安看着维特白嫩的小肉棒,特别是那粉红色的先端正努力地突破包皮的封锁,打算探出头来。  妮安四肢屈曲,让身体坐在地上,右手正握着维特的小肉棒,传承自魔物的本能让她知道该如何让男女双方也获得快感。姆指指腹按在龟头下方,四指则平放在棒身上,略为用力的向后推弄。  『啊……好痛……』绷紧的包皮向后移动,为维特带来一阵突如其来的痛楚,但敏感的龟头也同时受到刺激而为他带来不曾经受过的快感。  『不用怕,姐姐会让你很舒服的。』充满魅惑的一双眼睛,直盯着倒在地上的男孩,通红的脸颊让人怜爱。只见她俯首贴在男孩胯间,呼出来的灼热气息勾动着维特内心处的情慾,让他那根才刚探头出来的肉棒更为粗大,白晢的包皮因被拉长而显现一种粉红色泽。  『太可爱了呢。』如同看到心头好般的语调从妮安口中说出后,随之而来的是飘落的薄纱,以及暴露在维特眼前的女性私处。从一线细缝中流出来的蜜液早已沿着身躯流下,当妮安伸手瓣开两片肉唇后,大股的蜜液从那鲜红色肉穴内流出。  纤细的手指在肉穴前方微微进出,让蜜道略为宽鬆一点,以便维特进入。自觉作好準备后的妮安,右手抓着那根粉红白嫩的肉笛,左手食中两指瓣开肉唇,然后缓缓地坐上去。  『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在结合的一刻,不同的声线但含义相同的声音自两人的口中呼出。  狭窄的蜜道、凹凸不平的肉壁,配合正不断蠕动的刺激,一下子便把还是处男的维特推至绝顶,肉笛先端一抖一抖地喷吐出人生的第一次高潮慾望。  而骑在他身上的妮安,只感受到一根温热肉棒勉强进入自己体内后,肉穴才刚缠绕上去,便感受到一发又一发的精液喷射在娇嫩的宫口上,立时引爆起她的慾望,高亢的呻吟声不由自主地自口中发出。  伏在维特身上,才刚撑开的蜜穴中还流着新鲜的精液,硬挺没多久便因发射而变软的肉棒还插在内里,让男孩继续感受着女性私处的柔滑。  由于姿势与身高的差距,此刻维特的头正被妮安两颗硕大而又充满弹性的乳肉所压着,醉人心灵的乳香从鼻端不断涌入,配上在白色肌肤上唯一的桃红,让维特本能地含着这颗樱桃。  妮安的乳首很快的便充血而硬起来,带给她阵阵电流般的刺激,双手从后抱着维特的头,微微压向自己,就像母亲正餵奶给自己婴儿似的动作。  『用力吸……用力吸啊……』妮安动情的声音清翠柔媚,双手的下意识动作更是以挑逗男孩的性慾为目标。  吸吮是每一名哺乳类生物最初便学会的本能之一,而受四周闇物质的影响,因此而提早了解性的维特,当把那颗长在肥美乳瓜上的葡萄含着后,便开始吸吮起来。  虽然妮安还没有分泌出乳汁,但在紧窄的口腔内,乳尖因吸吮而被拉长,更不时被舌尖舔过乳孔,不曾经受过的异样触感让妮可整个身子软了下来,让她唇间不时发出娇吟声。  突然间,维特放开含在口中的葡萄,迎面接着妮安从上而下的亲吻,没有经验的男女在启发出本能后,开始了舌头间的交缠,甜美的津液在两人口中互相传递。渐渐地维特的小手也扭抱起妮安的娇躯,从光洁的腋下穿过,手掌触摸到的是妮安滑嫩的美背,是他刚才枕着的地方。  维特还插在蜜穴内的小肉笛在休息了一会后重新活跃起来,直挺向天地在妮安体内再次充血变大。  察觉此事的妮安半闭着眼,细细品味着肉棒慢慢佔满她紧合的私处,再一次撑开她才失去不久的处女蜜穴。由于先前已发射过一次,在贝肉内的是蜜液与精液混合物,除了能使维特更为容易抽插外,也强化了他肉棒的感度,十岁的肉茎真正的体验着女性身体为他带来的乐趣。  男孩的腰部开始动了起来,在黏稠的肉穴中作出第一次主动的抽插,虽然动作的幅度不大,但对情慾全开的两者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上泛起了波浪,冲击着他们那颗不曾品味过性爱的内心。  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抽插,对才刚脱离处男的维特来说刺激实在是太大了,当妮安的肉壁再一次缠绕着肉棒,凹凸不平的蜜道与肉棒磨擦起来后,达到绝顶的男孩再次在纯洁的独角兽少女体内喷发,而被直接内射的妮安也在热精攻击下被推至高潮。  休息、性交、休息、性交,在闇物质庞大浓郁的淫秽气息被城中所有生命吸收消化完毕以前,受到影响的魔物与男人会忘我地交沟,而这一次足足维持了七天。  七天后,维特半躺在妮安背上,而努力搾压了对方七天的妮克四蹄虽然没之前那般有力,但每一个看到的魔物或者人类都能够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喜悦。由于那疯狂之夜的关係,城内虽然没有甚幺改变,但当中每一种生物都经过了激烈的「战斗」,所以大多数生物都因为「战争」而显得疲累不堪。  而就在城门口处,维特终于找到了他的哥哥,尼克他正与七天前把他打倒的蚂蚁少女在一起,两人显然刚经过了一轮激烈的大战,而半伏在蚂蚁少女背上的他正拿着梳子为对方梳理头髮,享受着难得的平静时光。  最后兄弟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后,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亲人相见时的喜悦,而年纪较少的维特心思也较简单,他向着兄长胯下的蚂蚁少女说道:『大嫂,我哥哥就拜託你照顾了。』  蚂蚁少女虽然不明白两人的关係,也不懂「大嫂」这个词语的含意,但维特整句话的意思她是十分了解。她立时半转头望向自己的对象,飞快地吻了一下后便高兴地笑出来,同时也向渐渐远去的维特与独角兽少女挥手。  『爱丝,你真是的,居然直接在我弟弟面前亲我。』尼克一边摸着在弟弟面前被吻的嘴唇,同时在心中祝福对方幸福。